• <samp id="0boes"></samp>

    <p id="0boes"></p>
    <td id="0boes"></td>
        當前位置: 首頁 廬陵悅讀> 關注> >正文
        從廬陵開始
        2024-01-26 15:20 來源: 吉安新聞網—井岡山報

        在吉安補習廬陵功課

        童年時首先知道滁州,那時叫滁縣。后來知曉歐陽修先生,也是因為“環滁皆山也”的滁州。當然,多年后才知道吉安古稱廬陵。只是至今也沒去過“皆山也”的滁州,卻兩次來到太守家鄉廬陵??梢暈樘熨n機緣。

        2018年冬月首次訪問吉安,到過永豐縣沙溪鎮的“歐陽文忠公祠”,似乎無所用心。以前看過幾篇文章讀了幾首詩詞,便以為歐陽修只是文學家而已。殊不知管中窺豹,甚至未見一斑。

        2023年盛夏再次訪問吉安,參觀永豐縣歐陽修紀念館,終于意識到自己中國歷史文化知識的缺乏。這是廬陵地方,這是吉安時間,我肅立于這尊漢白玉雕像前,從古代廬陵開始補課——關于歐陽文忠公。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永豐沙溪人,四歲喪父,家境貧寒,母親鄭氏以荻桿為筆,以沙盤為紙,識字習文,育孤成材。二十四歲考中進士,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更是一位百科全書式的文化巨人,與韓愈、柳宗元、蘇洵、蘇軾、蘇轍、曾鞏、王安石合稱“唐宋古文八大家”。

        確實,歐陽修是宋代學者型政治家。他曾支持范仲淹呈奏“百官圖”,作《與高司諫書》斥責高若訥不配身為諫官,結果被貶夷陵(今宜昌)。他曾與范仲淹、韓琦、富弼、杜衍等同道推行“慶歷新政”,并作《朋黨論》為宋仁宗釋疑。他曾上書言弊,廉政愛民,勇于擔當,擁有為官責任感和革故鼎新精神。

        同時,歐陽修也是位史學家,有《新唐書》《新五代史》等著作傳世。他還享有經學成就,排斥佛老,復興儒學,認為探求“六經”本義要以“人情”推求。有《詩本義》《易童子問》《春秋論》,是經學研究的主要著作。

        當然,歐陽修更是位文學家,有《歐陽文忠公集》傳世。他的文學理論影響深遠,至今仍具現實意義。

        一曰文與道俱,道勝文至。主張文道并重,強調文品與人品的關系,學作文必須先學做人。

        二曰經世致用,窮而后工。強調“道”與“生活百事”聯系起來,主張經世致用,作家的憂思感憤來自社會現實,文學要為現實服務。作家的“窮達”深刻影響文學創作。

        三曰批判繼承,推陳出新。反對內容空洞、險怪生澀的“西昆體”和“太學體”的弊端,形成平易流暢言簡意深的“六一風神”,詩、詞、文、賦均獨樹一幟,被譽為“文章百世之師”。

        歐陽修更是大書法家。蘇東坡稱贊“文忠用尖筆干墨做方闊字,神采秀發,膏潤無窮。后人觀之,如見其清眸豐頰,進趨裕如也……”朱熹評價“歐陽修作字如其為人,外若優游,中實剛勁。”趙孟頫感慨“歐陽公書居然見文章之氣。”

        然而,歐陽修最值得稱道的是注重發掘人才,盡力提攜后學。先后向朝廷推薦姚光弼、梅堯臣、宋敏求、丁寶臣、章望之、劉頒、呂惠卿、孫沔、焦千之、呂公著、包拯、司馬光等人。尤其薦舉王安石,獎掖三蘇,甄拔曾鞏,經久傳為美談。

        歐陽修至和元年初見王安石,便以“翰林風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詩句相贈,隨即向朝廷舉薦王安石。

        歐陽修與蘇洵相識后,將其文章上獻朝廷,并呈奏《薦布衣蘇洵狀》。蘇軾蘇轍兄弟在嘉祐二年歐陽修主持的貢舉中考取進士。他稱贊蘇軾“善讀書,善用書,他日文章必獨步天下。”正是歐陽修的廣為延譽,蘇氏父子三人聞名京師,天下爭誦蘇文。

        曾鞏慶歷二年科舉落第,歐陽修寫《送曾鞏秀才序》勉勵他。在歐陽修引導下,曾鞏文思日進,才華大展,后來成為北宋著名文學家,也成為歐陽修文章和學術主要繼承人。

        胸襟寬廣,愛才舉賢,扶掖后進,歐陽修被譽為“千古伯樂”。

        歐陽修兒時家境貧困,青年時代境遇不順,二十歲之前,應舉隨州、應試禮部,兩試不第,好在十歲那年,偶然從鄰家獲得一部殘缺不全的《昌黎先生文集》,深深受到吸引和感召,從此內心播下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種子。日后成才對北宋文學、史學、經學、金石學、目錄學和譜牒學等方面作出巨大貢獻。

        歐陽修晚年更號六一居士,撰有《六一居士傳》,可見晚年生活情趣,此文令人敬佩??陀袉栐唬?ldquo;六一何謂也?”居士曰:“吾家有藏書一萬卷,集錄三代以來金石遺文一千卷,有琴一張,有棋一局,有常置酒一壺。”客曰:“是為五一爾,奈何?”居士曰“以吾一翁,老于此五物之間,是豈不為六一乎?”

        “環滁皆山也”。歐陽文忠公的生平,以貶官滁州為界,劃分為前后兩期。后期轉向穩健求變,貫穿于學術研究與文學創作中。“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晚年的歐陽修人生境界通達清澈,從高原走向高峰,令后人景仰。

        高峰者誰,廬陵歐陽修也。

        在湴塘村邂逅生字

        吉安市下吉水縣,吉水縣下黃橋鎮,黃橋鎮下湴塘村,這里是南宋大詩人楊萬里故鄉。如今建成楊萬里詩畫小鎮,可謂打通古今了。自古以來,湴塘村便是有田可耕,有??刹傻聂~米之鄉,村中保有著名建筑便是被俗稱“屋仔橋”的南溪橋,其長一百零五尺,九尺寬,歷史悠久。

        這座木質廊橋自宋代至民國歷經千年,湴塘人進出湴塘村,必經此橋,別無它徑。據考,楊萬里晚年常執教于溪南御書樓,有暇時“長須赤腳”踱步于橋上,賦得南溪詩五十余首。如此說來,今人走過南溪橋形同踏著大詩人足跡了。若想經此橋前往南宋拜見先賢,實乃不二途徑。

        走進湴塘村拜訪楊萬里紀念館,見路過遍種荷花的池塘,有詩牌立于池畔。這詩幾乎家喻戶曉:泉眼無聲惜細流,樹蔭照水愛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情景交融隨即觸景生情,便認定這是當年小荷尖角落蜻蜓的荷塘,誰曾想千年物事竟然近在咫尺,這恰恰證實楊萬里詩詞的魅力,美美與共,如影隨形,審美產生的親和力,既可以定格時光,也可以跨越時空。

        這里果然是大詩人的故鄉,一路行走步步有詩,洋溢著打通古今的生活氣息。只見小徑旁青草間的詩牌,鐫刻楊萬里《一熒松火》詩章,記錄詩人夏至雨霽暮行:“夕涼恰恰好溪行,暮色催人底急生。半路蛙聲迎步上,一熒松火隔籬明。

        大詩人反而最接地氣。于是蒙蒙細雨里走過歷史悠久的南溪橋,便跨進楊萬里的生平時代了。

        楊萬里紀念館規模不大,卻是古香古色,引人步入大詩人生平年代。

        楊萬里字廷秀,號誠齋,建炎元年(1127)生人,正值北宋被金人滅亡的亂世。他回憶童年生活“我少也賤,無廬于鄉,流離之悲,我豈無腸。”然而他發憤讀書,四處求學,從湴塘家鄉出發,走向都城臨安,不負青云之志,紹興廿四年(1154)高中進士,授贛州司戶參軍,從此開啟仕途,為官任職多地。

        楊萬里仕途并不順利,幾次萌生棄官之念。乾道三年,39歲的楊萬里為父守喪期滿,攜帶自作《千慮策》前往臨安,呈獻這部治國宏論?!肚]策》分“君道”“國勢”“治原”“人才”“論相”“論兵”“馭吏”“選法”“刑法”“冗官”“民政”等,共計三十篇,總結歷史經驗教訓,直言朝官腐敗無能,提出振興國家的方略,顯示出他杰出的政治才能。當朝樞密使虞允文見其所作《千慮策》驚嘆,“東南乃有此人物!”

        楊萬里在朝為官剛直敢言,憂國憂民,勤廉奉公。謝病自免還鄉隱居,安貧樂道,教書育人,筆耕不輟。讀其《憫農》詩可見情懷:稻云不雨不多黃,蕎麥空花早著霜。已分忍饑度殘歲,更堪歲里閏添長。

        楊萬里在中國文學史上,與陸游、范成大、尤袤并稱“南宋四家”“中興四大詩人”。他的詩歌創作風格獨具,形成影響頗大的“誠齋體”,傳世詩作四萬余首。其人其文令人稱道,被譽為“文章蓋一世,清節勵萬世”,是南宋典型的士大夫文人。

        楊萬里晚年于家鄉度過十五年的充實時光,以八十高齡逝于湴塘,謚號文節。

        訪問湴塘村楊萬里紀念館,我向友人請教“湴”字的讀音和字義。得知“湴”字讀作“ban”,其字義為人足或馬蹄踏入濕泥之地。我猛然想起兒時天津方言“ba”,也有腳踏濕泥之意,例如走過遍布泥漿的小路,即抱怨“太‘ba’了”。例如無端涉足他人糾紛的行為,天津方言稱為“濫ba踩”。我大膽揣測,莫非天津方言的“ba”,乃是“湴”字的音轉?倘若真是這樣的話,便給“有音無字”的天津方言找到了出處。豈不快哉。

        但愿這是訪問南宋大詩人家鄉的意外收獲吧。謝謝至今文風仍盛的湴塘村。

        這就是古代的廬陵,這就是現實的吉安。

        文/肖克凡

        責任編輯:鄒洋
        舉報電話:0796-2199795舉報郵箱:jgsdaily@163.com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贛ICP備19004936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
        亚洲人成综合第一网,亚洲欧美日韩精品专区52,日本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亚洲电影之曰本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