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0boes"></samp>

    <p id="0boes"></p>
    <td id="0boes"></td>
        當前位置: 首頁 廬陵悅讀> 關注> >正文
        青藍湖畔憶蔥秀
        2023-03-10 09:55 來源: 吉安新聞網—井岡山報

        周蔥秀

        周蔥秀

        周蔥秀與李春蘭攝于1964年2月

        周蔥秀與李春蘭攝于1964年2月

        周蔥秀的著作

        周蔥秀的著作

        周蔥秀一家攝于1985年吉安師專

        周蔥秀一家攝于1985年吉安師專

        文/徐曉軍

        研究魯迅的專家

        筆者偶然聽說吉水縣阜田鎮大吉坑村出過一位研究魯迅的專家,擔任過吉安師專(現井岡山大學)校長,叫周蔥秀。

        筆者詢問在阜田中學教書的大吉坑村人周正春,沒承想他在吉安師專讀書時正好是周蔥秀的學生。周蔥秀去世以后,周正春和周蔥秀的夫人一直還有聯系。周蔥秀夫人現居住在江西師范大學老校區。筆者遂計劃由周正春聯絡拜訪,以期搜集更多有關周蔥秀的材料,豐富阜田鎮鄉賢文化。恰巧,一直做贛江漁民口述史的習斌法也有做本地文化名人口述史的計劃。我們三個人一拍即合,稍作籌劃,于2月17日一大早從吉安出發,驅車趕往南昌。

        出發前,習斌法做了功課,檢索出周蔥秀教授的論文、專著,以及部分學者、教授所寫的關于他的文章,大致理出其生平簡歷。

        周蔥秀,1933年1月出生于吉水縣阜田鎮,1954年吉安師范畢業,因學業優秀被推薦報考大學,考入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1958年分配至北京師范學院中文系任教。1960年隨院校調整,至位于石家莊的河北師范學院中文系任教。1973年調回原籍,在井岡山地區教育學校任教。1982年任吉安高等師范??茖W校中文系副主任,1984年任該校副校長,1986年任校長。1989年調江西師范大學任教,1997年退休。2017年10月,因病于南昌逝世。

        周蔥秀畢生致力于中國現代文學和魯迅研究,發表論文110余篇,出版過《葉紫評傳》《魯迅研究論集》《中國近現代文化期刊史》等專著,參與編撰《中國現代文學大辭典》。曾經組織全省13所院校中文系教師編寫了國內第一套中國現代文學史教材,后來又與郭志剛、王富仁等專家合編現代文學教材供全國高校使用。曾任中國現代文學研究理事會理事、魯迅研究會理事、江西省現代文學研究會會長。自1992年開始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直至逝世。

        當天上午10點,我們走進江西師范大學老校區,來到青藍湖邊的高知樓。這是一棟建于20世紀末的老樓,一間公寓的門已經打開。一位戴眼鏡的老人站在門口,笑盈盈地招呼我們入室落座。

        老人正是周蔥秀的夫人李春蘭,現年82歲,退休前系江西師范大學附屬小學校長。李校長腿腳稍有不方便,但精神矍鑠,思路清晰,談吐簡潔。

        我們跟隨李春蘭老人的講述和回憶,一下子回到了六十多年前。

        棺材旁邊的婚床

        放寒假了,李春蘭來到永新車站,準備乘車回蓮花老家。

        原定上午10點開出的汽車,到下午兩點還沒有動靜。正等得著急,李春蘭聽到旁邊一個聲音說:“是實驗小學嗎?我找李春蘭。”李春蘭一臉錯愕,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個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男子正在打電話,他身上的衣服很舊,兩個袖口磨成了須邊。男子也看到了李春蘭,瞪大了眼睛,緩緩放下話筒,小聲問道:“你……是李春蘭老師?”

        “嗯,你是周老師?”

        “是。你怎么會在這里?”

        “我等車回家呢,你來找我,怎么不先告訴我?”

        “學校放假了,火車到分宜的時候,我突然想見你,就下了火車坐汽車來了。”

        李春蘭校長回憶起1962年冬天的這一幕,忍不住感慨:“人與人之間,真的有一種緣分。那天如果汽車按時發車,如果我不是剛好聽到他打電話的聲音,我和老周天曉得會不會走到一起。”

        1959年,李春蘭從吉安師范畢業,分配至永新縣曲江鄉牛田小學教書。1960年,李春蘭被調到了永新縣城的實驗小學任教。在縣城,李春蘭遇到了永新中學的勒公丁老師。勒老師曾經在吉安師范教書,教過她,也教過周蔥秀。老師牽線,兩個年輕人開始書信交流。他們在書信中認識,發現彼此有很多相通之處。1962年寒假短短的幾天相處,他們都認定,對方是自己最合適的伴侶。

        1963年,李春蘭被調到蓮花縣小學任教。1964年2月,周蔥秀從石家莊赴蓮花,和李春蘭結婚。沒有婚禮,沒有親朋好友聚餐,他們到民政局領了一張結婚證。小學的教師宿舍,就是他們的新房。

        結婚后幾天,李春蘭跟隨周蔥秀來到吉水縣阜田鎮大吉坑村,見周蔥秀的母親。周蔥秀是家中獨子,12歲那年父親去世,只剩下母子相依為命。住的地方,是村中池塘邊的一間小房子。周蔥秀和李春蘭在大吉坑的婚床,就在這間房子的閣樓上。閣樓上,還放著一具棺材。當時,農村老人大都在50歲的時候就置辦壽木。周蔥秀結婚那年,母親已經50多歲了。

        李春蘭說:“看見如今有些人耗費巨大的精力和財力籌辦婚禮,我真想寫一篇文章,題目就叫做《棺材旁邊的婚床》。”

        周正春說:“我們村上有句老話叫‘團箕曬谷,教崽讀書’,說的就是周蔥秀校長的母親。周蔥秀幼時在村里讀了幾年私塾,少年時與母親一起干農活,受盡艱辛。新中國成立后,周蔥秀去吉水聯合中學讀書,每次臨出門,母親把一小袋米、一小瓶炒好的鹽菜蘿卜干裝好給他帶上,就是他一個星期的伙食。”

        結婚之后,周蔥秀和李春蘭分居兩地,每年寒暑假才能見面。他們的三個孩子分別于1965年、1966年、1972年出生,都是李春蘭帶在身邊。直到1979年,李春蘭調吉安,兩個人才聚到了同一座城,分別在大學和小學任教。1984年,周蔥秀將母親從老家接到身邊,一家三代終于住到了一起。

        剛正無私的校長

        1983年,50歲的周蔥秀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高興得像一個孩子。

        是新中國的成立,讓已經16歲的周蔥秀,進了學校的門,兩年后考上了師范。吉安師范三年,北京師大四年,免學費食宿費,還能領助學金,是新中國把他培養成了大學教授。周蔥秀發自內心感激新中國,銘記黨的恩情,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他不渝的志愿。周蔥秀一直對照黨章嚴格要求自己,青年時代就多次遞交入黨申請書。

        入了黨,又被安排擔任副校長、校長,周蔥秀對自己的要求更嚴了。為了不辜負組織的信任,他以身作則,滿腔熱情辦學。

        任校長伊始,周蔥秀即倡議吉安師專校領導班子訂立關于加強自身建設的規定,稱“七不準”,并請上級和全校師生員工監督執行,一時傳為佳話。“七不準”被刊登在當時的吉安地委內部刊物,地委主要領導批示推廣學習。其中有一條是校領導不準擅自安排人事,學校進人必須經過黨委會討論決定。吉安師專創辦不久,正是大量引進師資的時候,這一條“不準”,是為了杜絕有人跑關系占掉編制,有真才實學的人倒進不來。周蔥秀是校長,按照分工,人事權就在他手里,他提出這條原則,等于是把自己的權力關進籠子里。

        李春蘭姐姐的兒子,1987年江西師大畢業,想進入吉安師專。師大畢業,師專任教,當時于資格于政策都符合,周蔥秀卻不肯向校黨委提出。他說:“我去提了,十有八九會通過。但同事們會怎么看?越是親戚,我越要避嫌。”為此,李春蘭和他搞起了冷戰。

        “周蔥秀當副校長和校長期間,我們村先后有三個人就讀于吉安師專。生活和學業上,周蔥秀經常會關心過問,但畢業分配的時候,他沒有為其中任何一個人向哪里打過一句招呼。”周正春說,“老家有人去學校找周蔥秀,他很熱情,就是有一點,堅決不接受人家帶去的禮品。實在沒辦法,他也只收下一點花生、紅薯之類的東西。我在吉安師專上學的時候,我爸爸到學校,帶了幾斤紅薯送給周蔥秀。放假的時候,他到教室把我叫過去,硬塞給我幾斤面條,讓我帶回家。”

        當時吉安師專師資力量薄弱,而不少優秀教師又提拔到了行政崗位。“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上課教學生才是教育工作者的根本。周蔥秀身為校長,身先士卒,帶頭回到中文系上課。為了鼓勵其他行政干部回到課堂,他主持制定了超工作量補貼規則。年底一算,周蔥秀的補貼將近3000元,那個年代,這可不是一個小數目。當時周蔥秀一家六口,兩個孩子在外地上大學,經濟并不寬裕,可是他沒有去領這筆錢。周蔥秀勸慰妻子:“實行補貼,目的是充分調動全校優秀教學資源,提高學校的整體教學質量。同志們全力配合,積極響應,我這個校長就已經賺大了。規則是我提出的,如果我去領這筆錢,恐怕有同志會以為我是打自己的小算盤。”

        周蔥秀的學生劉向東在《我的良師益友》一文中寫道:“他知識淵博,講課準確、精煉、生動、無懈可擊。”

        周蔥秀的講稿,每年都重新寫。他說時代在發展,研究成果日新月異,一套講稿吃一輩子,哪能行得通?周蔥秀講稿不僅年年寫,而且寫得很細,資料豐富,往往稍加潤飾,就是一篇推陳出新的論文。所以他的課總是娓娓道來,引人入勝,很受學生歡迎。

        周蔥秀上課還有一個特點:每次課前,他都要刮胡子,擦皮鞋,整理頭發和衣服,收拾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茍。這個習慣,他保持了一輩子。

        青藍湖畔的春天

        周蔥秀任吉安師專校長兩年后,選擇了辭職。

        習斌法檢索到三封書信,一封是李何林1985年6月1日寫給周蔥秀的,另兩封是唐弢分別于1986年1月28日和1988年9月28日寫給周蔥秀的。

        李何林是中國現代文學研究學科和魯迅研究的奠基者,曾任魯迅博物館館長、魯迅研究室主任、北京師范大學中國現代文學博士生導師。李何林20世紀50年代曾經在北京師范大學任教,而周蔥秀1954—1958年就讀于北京師范大學中文系。這或許是周蔥秀一生鐘情于現代文學和魯迅研究的淵源。從信的內容看出,周蔥秀擔任吉安師專校長之前,計劃寫一本《怎樣讀魯迅的雜文》,請李何林指點。但這本書后來沒有完成,也沒有出版。自己的學術愿景沒有時間去實現,這可能是擔任領導職務帶給周蔥秀最深的困擾。

        唐弢的信,話題是計劃來吉安師專講學以及周蔥秀的論文發表事宜。一邊是篳路藍縷的辦學理想,一邊是不可割舍的學術追求,兩者不能兼得時,周蔥秀選擇了后者。

        周蔥秀一辭職,江西省幾所高校都向他拋來了橄欖枝,他選擇了江西師范大學。離開吉安師專的時候,周蔥秀把學校給領導配置的兩張藤椅和辦公桌上的玻璃板送還總務處。學校安排一輛小轎車和一輛貨車幫忙搬家,車子返程,周蔥秀讓妻子付油費。司機推辭,周蔥秀說:“搬家是我們自己的事,不能花公家的錢。”

        調入江西師范大學,從一校之長到普通老師,從領導別人到被別人領導,周蔥秀沒有絲毫心理落差,反倒覺得前所未有的愉悅。辭去了校長一職,他可以全身心投入現代文學的教學和研究當中去。

        周蔥秀牽頭成立江西省現代文學研究會。他擔任會長期間,每年舉辦一次學術年會,定期評選優秀論文,經常邀請中國社會科學院和北京高校的專家學者來贛講學。這一系列活動,有效地提高了江西現代文學研究和教學的水平。

        在江西師范大學,周蔥秀年年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他的學術生涯,也迎來了春天。周蔥秀的110多篇論文,超過三分之二在江師大任教以及退休期間發表。三部專著分別于1993年、1999年和2005年出版。在江師大官網,我們了解到,在周蔥秀的率領下,汪木蘭、汪大鈞、鄒水旺、宗子寅等齊心協力,江師大文學院申報的中國現代文學碩士點于1998年獲批。這是江西省第一個現當代文學碩士點。

        周蔥秀生活簡單,不抽煙不喝酒。退休以后,他喜歡上跳舞。但是,他從來不在學校里跳,不在學生們面前跳,每天早晨去公園跳舞,風雨無阻,大年初一都不間斷。

        2015年,周蔥秀患病,到上海動手術。拆線之后,能坐起來了,周蔥秀用一本雜志做墊板,手頭什么資料都沒有,坐在病床上寫下了9600多字的論文《試談〈野草〉中的藝術世界的奇特》(發表于《魯迅研究月刊》2016年第二期)。李春蘭擔心他身體吃不消,他說花了國家這么多錢來治病,不做點事,心里不安。周蔥秀病倒了,交代李春蘭不能告訴任何人,對親戚朋友都不能說。江西師范大學的領導和同事,直到周蔥秀去世以后,才知道他已經病了兩年。

        周蔥秀的摯友劉善良先生在《蔥秀與我》一文中寫道:“(周蔥秀)常說將來病危時,不要驚動擾亂親朋友人,說大象是群居動物,死前離群遠去,在一偏靜處默默死去。”

        笑口常開的男人

        筆者突然想到,應該看一看周蔥秀教授的照片。李春蘭把我們領到旁邊的小書房。書架上排滿了書籍,多是現代文學和魯迅研究方面的,周蔥秀教授的三冊專著也赫然在列。

        相冊大大小小有七八本,翻開一看,這是一個幾乎在每一張相片里都咧開嘴笑得天真的男人。

        筆者一時迷惑了。這,是我們正在回憶著、談論著的周蔥秀嗎?那個歷經磨難的農村少年、袖口磨成須邊的青年教師、剛正無私的校長、一絲不茍的教授、研究魯迅的專家,竟然是一個笑口常開,眼睛里始終流露出和善光芒的人。

        李春蘭指著一張拍攝于1985年的全家福,說道:“除了買課外書,三個孩子的生活和學習,老周幾乎沒什么時間參與,但三個孩子對他很敬重,也喜歡親近。老周對自己要求嚴,做事情一板一眼,不諳世故,有時候甚至不近人情,但他什么時候見人,都是笑容滿面,包括對學生、對我、對我們的孩子。”

        從高知樓出來,漫步青藍湖畔,我們聊起了江西師范大學的歷史。這里曾經是中央南昌飛機制造廠,青藍湖是當年日寇侵華的歷史見證,因日軍轟炸的彈坑而成湖。環繞著青藍湖,原飛機制造廠的指揮塔樓、飛機修理廠、飛機跑道等遺跡猶存。

        看著碧瀅瀅的湖水,筆者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詞:溶解。

        童年的磨難、師道的秉守、從政的壓力、學術的追求,確實是生命中嚴肅的部分,甚至不無嚴酷。但是,安定的生活和溫馨的家庭,會給予這堅硬部分一種持續的溶解。溶解中,磨難轉為感恩,秉守擁有底氣,壓力予人持重,追求獲得力量,臉上,自然就展開了笑容。

        李春蘭說:“周蔥秀這一生很幸運。”

        是的,生活在一個和平安寧、繁榮發展的年代,可以選擇自己熱愛的事業,有一個溫馨的家,是人一輩子最大的幸運。

        責任編輯:劉臣
        舉報電話:0796-2199795舉報郵箱:jgsdaily@163.com

        井岡山報社主辦 井岡山報社版權所有 本網法律顧問:江西吉泰律師事務所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ICP備19004936號-1

        Copyright ?2003-2019 by jgsdaily.com. 贛ICP備19004936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36120190006 贛公網安備 36080202000160號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申明 電子報入口
        分享到:
        QQ空間 新浪微博 微信 騰訊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頁 騰訊朋友 有道云筆記
        亚洲人成综合第一网,亚洲欧美日韩精品专区52,日本一卡二卡三卡四卡免费,亚洲电影之曰本系列